这里是雾翦罗袖,不介意的话叫袖袖就好〃∀〃不高冷,单身(划重点)

初开

什么花都是编的……

如果花期有矛盾就当是神奇魔幻世界?

有bug不要介意哈。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慎入

ooc慎入

ooc慎入

渣文笔望不嫌弃。

强行文艺emmm

爱你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指尖轻拂过古城墙的熏砖空垛,一步步走过陈旧的青石板路,似有,似无,如梦,如幻。

顺着小路延下,偶尔踏进那水坑,涟漪一圈圈荡漾开,照着少年清秀的脸。

手上提着一个小竹篮,盛着一小束油桐花,纯白如六月的飞雪。

脚步声有些急切。

……是在期盼着什么?

下起了小雨,少年却也不管那么多,脚步加快向前跑着。

如此迫切地,想见,想见有一个人。

快点,再快点。

连老天都是在催促着,绵绵的细雨混杂着细微的雷声。
边跑着,微抬起墨袖轻掩住那娇嫩的花,已是被打落了五六瓣。

飘落,飞舞,最终停在那古运河,轻柔柔的。
经过一条小巷,不久后又折了回来,一头钻进。
越往里越是幽暗,雨滴落在那青石板上,混着踏着的那“嗒嗒”声。

眼前一亮,雨声也逐渐停息。

许是另一片世外桃源。

素白衣裳的少年撑着淡绿色开的油纸伞。

等人等得有些无趣,脚尖轻点着清澈的河水。

嗯……

今儿的桃花开的真旺……

邻家姑娘的公子金榜题名了……

又是与他何干?

少年咂着嘴,将淡棕的碎发撩入耳后。

……还有,他什么时候来?

赌气似的踩了两脚石缝中冒出头的嫩草,靠着石墙赏起了花。

他伸手一探,扯下一小瓣杏花,却是力气大了些,整树的杏花纷纷扬扬的往下落。

如阳春的雪,亦或是纷舞的玉蝶。

察觉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少年微微偏过头,对上一双灼热的眸子。

眸中也是有着水波荡漾,情意绵绵。

“你来啦,可是让我好生苦等。”

虚掩着嘴,他笑靥如花。

“杰西。”

“在。”

他小跑着到墨绿衣衫的少年身旁。

少年腼着脸将手里的竹篮递给他。

他接过竹篮,余光一扫,一片了然。

心中有淡淡的欣喜散开,还有柠檬的酸,和等待的苦。

我也是。

发出一声哼笑,挽着少年的手轻轻摇晃。

少年看呆了去,鬼使神差,抬起手轻轻抚过他樱般淡粉色的唇。

少年抬眼看着他,绿眸中有着一丝情愫闪过。

他沉溺在那双眸中,不可自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油桐花花语:情窦初开




我都写了个啥子……啊全职的小说要到了激动ww。

婚礼这东西欠着先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慎入

ooc慎入

ooc慎入

渣文笔望不嫌弃,应该是be

副cp半句话系列

爱你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方士谦回国了。

王杰希被众队员要求去接机。

他一到就被某人扑到地上。

弃疗之神还是那个弃疗之神,还是那么不正经 。

王杰希好笑的摇了摇头,提着方士谦的行李箱走出了机场。

一直安分的跟在王杰希身后的方士谦忽然停了,王杰希见状也不解的停了下来。

“小队长,你看天多蓝!”

王杰希抬起头。

王杰希正笑骂着今天是阴天啊,就被方士谦钻了空子抱住了。

王杰希被方士谦抱住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方士谦是在搞什么?刚回国作什么妖……

“王杰希。”

方士谦凑到他耳边,低哑的声音有着一丝邪魅。

他在王杰希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哇,小队长脸红的样子好可爱~

“呐,王杰希,我喜欢你啊。”

他琥珀般的眸中充满期待,王杰希犹豫了。

他和方士谦是一种什么关系?

队友?前辈和后辈?亦或是……

恋人?

王杰希猛地挣脱了他的怀抱,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狼狈过,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王杰希死死地按住心口,剧烈的跳动带来的是相同的疼痛。

……方士谦这个混蛋……

他暗骂道。

小声低语,是给方士谦,却又似乎是说给自己听的。

“……来不及了啊……”

方士谦应该是没听到的。

鼓起勇气的告白久久没等到回应,心脏渐渐冷却。

他自嘲的笑了笑。

“对不起……小队……唔!”

他睁大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放大的脸。

是他朝思暮想的脸。

王杰希的吻是甜甜的,有一点点柠檬的味道,是夏天的清爽中混杂着的蜜糖的致命甜味。

完了,陷进去了。

两片唇瓣良久才分离,拉扯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王杰希微微抬起头,正色道。

“方士谦,我也是。”

“……哈?”

难以言喻的激动。

“我说,方士谦,我也喜欢你!”

王杰希几乎是吼出来的,末了只觉得一阵伤感。

妈的,终于说出来了。

方士谦你知不知道我等了这句话等了好久,真的好久好久,感觉就像过了一千年,一万年那么久。

眼泪控制不住的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

高兴?绝望?

……遗憾?

应该是都有吧。

方士谦轻轻将王杰希拥入怀中,温柔的拍着他的背。

他没有说话,他不知道王杰希怎么了,王杰希不会说的。

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这样的他真的很让他心疼。

王杰希被包裹在熟悉的草药味中。

好舒服啊……

想睡了……

这些年,他真的……好累啊……

“小队长?”

方士谦低头看了一眼,不禁失笑。

“睡着了吗……这些年辛苦你了。”

亲吻着他的额头,道着晚安。

“杰西,我许你一场盛世婚礼。”

那他欠着先,等到他去了那里他定会为王杰希补一场盛世婚礼婚礼。

就像他承诺的那样。

方士谦赶到重症治疗室时周围的人都是满脸悲悯地看着他。

看得他心烦意乱。

他扯起一个据说是权威专家的男人的衣领哑着嗓子吼到。

“这他妈怎么回事?!”

专家推了推眼镜,将方士谦的手扯开。

冰冷的语气,吐出的字是那么的清晰,残酷。

“王先生的病得了五年了。”

方士谦只觉得整个世界都瞬间崩塌了。

王杰希就是他的整个世界,现在他的世界要抛弃他了。

不可能……不可能的……

他侧头看向那躺在病床上的人。

总是被他打趣的其实并不是很严重的大小眼紧闭着。

方士谦发现他好白啊……白纸般的苍白。

过了良久,王杰希缓缓的睁开了眼。

他偏过头看向方士谦,扯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笑容支离破碎。

方士谦看到王杰希不顾医生的劝阻扯下了那些插在身上的管子。

那些管子好粗,小队长一定很疼吧吧……

王杰希靠着床沿艰难地挪到了隔离病人的玻璃罩前半跪下。

方士谦跟着蹲下。

王杰希似乎在说着什么。

看口型是……

代替我照顾好微草。

他会的,他以生命起誓。

但是为什么不是一起呢……

王杰希又说了几句话,但是方士谦看不懂。

应该是一些嘱托吧?

最_好_永_远_不_要_让_我_在_那_里_看_到_你_这_个_混_蛋

再_也_不_见

照_顾_好_自_己

记_得_想_我

瞒_了_你_那_么_久

对_不_起

我_爱_你

我_爱_你

重_要_的_事_情_说_三_遍

我_最_爱_你_了

对_了

你_还_欠_我_一_张_婚_礼

那_天_我_可_是_听_到_了

对面的人也不说话了,点点方士谦的脸示意让他贴过来。

方士谦照做。

他看到了。




他隔着玻璃吻上了他的唇。



然后睁开眼释然的笑了,不再勉强,是一种解脱。

和一丝丝的不舍。

方士谦凝视着他的双眸。

原来,真的有万千星辰。

他倒下了,方士谦眼睁睁地看着他闭上了双眼。

永远也不会睁开了。

那一双盛着星辰的眼。

在见了,小队长。

其实说实话,他挺羡慕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还有郑轩,徐景熙,自家孩子刘小别和他蓝雨的未来,轮回的江波涛和周泽楷,张新杰和他家正队,烟雨兴欣的秀橙,唐昊和孙翔,林敬言和方锐……

哦,还有孙哲平和张佳乐,曾经的繁花血景。

尚且生离。

他和他的小队长。

已经是死别了。

“阿嚏!”

“怎么了?士谦?”

“没什么……”

“到底怎么了?跟哥说说呗,讲点悲伤的让哥乐一下。”

“滚滚滚!”

“唉……我还以为你我同病相怜,你会对我坦诚相见呢……”

“……这个成语是这么用的吗?谁他妈跟你同病相怜了啊?!”

“你看,哥的沐秋死了,你的大眼也死了,不就是同病相怜吗。”

“……啧……”

“哦哟,不会就是想这件事吧?”

“滚啊你。”

“是是是。”

“说起来……我还欠他一场婚礼呢……”

婚礼就欠着先吧,等他到了那里定会为王杰希补一场盛世婚礼。

婚礼上啊,要有很多很多人,他们讲见证这份爱情。

就像他承诺的那样。

方士谦闭上了眼。

小队长,你看我这么好,是不是得有什么奖励呢?

小队长……

我爱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在写什么……(自我嫌弃ing)

【贞不动】梦

这里超渣文笔,有ooc的话请不要介意!


梦再美好,也只是梦。
那就一直做下去吧。
不动行光是这么想的。
只想把这个梦做下去, 再也不醒来,已经..............
束着高马尾的少年躺在樱树下,浑身酒气。
“怎么......就醉了呢...嗝……真是废柴……”   
真是没用啊......身体好软……
努力地抬起手想遮住刺眼的阳光,却依旧有透过了指逢照在眼睛里的。
“嘶...好刺眼...”
一道亮黄色侵入了视线。
“小行!都跟你说了不要随便喝酒了啊!”
第一次见他皱眉啊,太鼓钟,生气了?
真唠叨,管得也太宽了吧……
“太鼓钟,我不需要你管。”
“你!我说不准喝就是不准喝!会喝出毛病的啊!”
不动行光只觉得胸口很闷,借着酒劲就冲着他吼了起来。
“反正我就是一把连自己主人都保护不了的废些刀!还管我干什么啊!哇……”
“唉?你,你别哭啊!”
眼前的人哭得像个孩子,太鼓钟也慌了手脚,急忙安慰道。
谁知这根本不管用,反而令人眼下哭得更凶了
“……”
我还能说什么?
扛起就跑是个不错的办法。
太鼓钟一向是个行动派

“啊啊!太鼓钟贞宗!你干什么?!(炸毛)”
“啪!”
唛啧,听听,这响亮的巴掌声。
“小行你放下刀!冷静啊啊啊!”
路过的婶婶扔出了一个精灵球.
“召唤梦幻坐骑.长谷部!!”

“你们两个!不准用真剑打架啊!"(长谷部)
两个熊孩子听了,默默地把刀放下,然后....
“肉博也不行啊!"(来自长腿部的咆哮)

“年轻真好啊~甚好甚好~“(来自老年组看透一切的微笑)
“嘛,也不错~“(来自老年组看透一切的微笑)

画面一转...五年后


走廊上,不动行光抱着一本书,被主上称为“杂质”的东西 ,大载钟贞宗则是将头枕在他大腿上眯着眼享受阳光。

“小行?"
“嗯,怎么了?‘
“没什么....”
不动行光有点疑惑,但也没再追问。
仔细看看,太鼓钟长得好看,性格也好,真是属于男女老少通吃的那种人啊。
他微眯着眼,长长的睫毛如蝴蝶翼般轻轻抖动着,眼眸里的亮金色自信而又骄傲,宝蓝色的发丝垂在脸侧,将白雪般的皮肤衬得更白,很耐看,不愧是看了五年都没看烦的小白脸。
“太鼓钟,你长成这样真是引人犯罪啊。”
“是吗?可我怎么记得我是攻?"
“哼,也只有你,整天去勾搭别人。”

“小行是吃醋了吗?”
“才没有!"

画面再次一转.....夜晚的本九。

太鼓钟像是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问出来的。
“小行,你喜欢战争吗?”
什么嘛。
“不喜欢.”
“嗯……”
感觉到太鼓钟握着自己的手握的更紧了,不动行光吃痛地闷哼一声,换作往常太鼓钟是一定会说着抱歉放开他的手,这一次却没有松开,也没有说话.
不动行光后来想起,总是在想。
为什么当时不死死地握住他的手?
紧到让他不能离开。

“小行, 我爱你。”
“我也是。”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吧.”
总感觉他在害怕些什么,达样的太鼓钟,让他,
“嗯。”
心疼。
一直在一起....但愿吧……
后来啊……
他再也没有回来,长谷部说太鼓钟替他接下了非常危险的远征的任务。
他.....
你喜欢战争吗?
不喜欢。
为什么当时要那么说?!
明明只要是和太鼓钟在一起就算是战争也无所谓啊……

     

感受到 脸上冰凉的痕迹,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只记得后来他就一直哭,哭,哭……

他说过保证会一直陪我的啊.....
谁要他的保证啊...
生命失去了意义啊....
没有了太鼓钟……

再也没有人会在他喝酒的时候严厉地警告他,再也没有人会在他哭的时候变着花样哄他开心...
再也没有……

他不停地喝酒,不停地喝。
上战场是毫不在乎由性命一般地战斗。
烛台切问过他为什么这样。

不停喝酒的话,他就会来管我吧.
不要命的战斗的话, 他会心疼地说我吧。
他没有说他是谁。
他知道烛台切知道。
一定知道。

看呐。
梦醒了。
当不动行光睁开眼发现自己竟在温泉里睡着了,爬起身穿好衣服就往锻刀房去。
这是他第几次去那了?
自太鼓钟走后,数不清了。
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都忘了很多,但他还记得。这是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少了太鼓钟的陪伴,好无聊……
无聊得想死……
没有太鼓钟的人生……
没意义了……
他走近锻刀房。
里面似乎有金光在涌动。是新人吗?
轻轻推开门,眼眶却红了。

「久等了诸位!嘿嘿嘿。开个玩笑。我就是传说中的小贞!」
“请问你是?”
“不动 …… 行光。”
不记得了么。
没关系,只要...只要太鼓钟回来就好了。
他再也不会不听话了
感觉自己被人抱住了,不动行光先是一怔,被包围在熟悉的气息中……
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可以叫你小行吗?唉?你,你别哭啊!”
这种熟息的对话,沒变呢。
真是狼狈啊..擦了擦眼泪。
”走吧,太鼓钟,你就跟我睡一个房间吧。”
“好啊!”
走进了房间,太就钟不停地说着话。
“啊啊,这房间的风格我好喜欢啊!。

废话,这可是你布置的,你不在的时候我可是,一直都在认认真真的打扫啊。
“天色不早了,睡觉吧。”
“嗯~”
这样就好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不动,只要能一直陪伴他就好了。
嗯,这就够了。
可是,为什么?会忍不住要求更多?
看着太鼓钟的睡颜,脑子一热,鬼使神差地吻了上去。
“真是不老实呢~小行~”
耳边忽然响起的声音令不动行光条件反射地往回缩, 却被声音的主人先一步地按住了头,加深了这个吻。
如果忽略掉那只威猪手,不动行光承认,


他挺享受的。
“晤....啊!别碰那里!嗯啊~疼!”
艹艹艹虽然不是没做过,但真的好疼啊!”
“小行还是那么敏感啊。”
还是?!敏感的不动行光搏捉到了这个词,艹。
不顾腰身的疼痛,他一下站起身。
“你耍我?!"
“唉,别生气嘛,我也不是故意地啊~”
“哼!”
“别生气了嘛~”
“……”
“不生气了?”
“……嗯……”
太鼓钟有点懵,怎么忽然这么乖了?

“我以后会乖乖的, 你别走了好不好....”
“嗯。”
原来是因为这样。
"那可以再来一次吗?”
“那你别再留下我一个人了好不好?”
"好。”
啊啊啊!这样的小行好萌啊!
听着他们的对话,隔壁的审神者苦笑了好一会儿。
真正的太鼓钟,再也不会回来了啊……




十个单词【应该是第二期】

【Assists】助攻
当年为了他们两个爱情白痴药研藤四郎可是操碎了心。
【quarrel】争吵
就算是再甜蜜的恋人也会因为一些非常严肃的问题而争吵,比如说攻受问题,而很明显,不动行光吵输了。
【Singing】歌声
不动行光表示,太鼓钟唱歌其实很好听,只不过他似乎不太喜欢展示自己。
太鼓钟贞宗表示,这辈子都只唱给老婆听。
【Reason】原因
不动行光当初迷上他,仅仅是因为他会给他当苦力,而已,才不是因为他会带给自己温暖。
太鼓钟贞宗当初之所以会喜欢上他,仅仅是因为当年他可爱的睡颜。
【Shock】惊吓
周年纪念日时太鼓钟本想要给不动一个惊喜,躲进了树丛,结果不动行光找不到他,急得哭了一晚上,太鼓钟哄了半天也不见效。
【Notebook】本子
不动行光的日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这三样东西。
一.喜欢太鼓钟。
二.喜欢太鼓钟。
三.还是喜欢太鼓钟。
【acting】演戏
今天不动行光一句话都没有对太鼓钟说,药研等人均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太鼓钟,这戏演的真累。”
“我同意。”
【Dish】菜肴
太鼓钟一回家就闻到一股香味,是不动行光做的菜。
不动傲娇的撇撇嘴,默默地藏起被烫伤的手。
【Hair】发丝
太鼓钟最喜欢用下巴去蹭不动的秀发,顺便占点小便宜,不动行光一般都会默许。
【clothes】衣服
太鼓钟的衣服有点大,很清爽,闻起来有股柠檬的香气。
不动的衣服跟他人一样,软软的香香的,淡紫色很不错呢~

十个单词

睡不着的无脑产物……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Indulge in love】溺爱
太鼓钟贞宗知道自己这么溺爱不动行光是不对的,可是,谁叫他喜欢他啊。
【Cover up】包庇
“太鼓钟,你有看到不动吗?那小子又惹事了!”
“啊,没有啊……”
【Secret love】暗恋
所有人都知道太鼓钟贞宗喜欢不动行光,除了不动行光。
所有人都知道不动行光喜欢太鼓钟贞宗,除了太鼓钟贞宗。
【Confession】告白
“小行!”
“怎么了?”
“我……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吧!”
“真是够傻的告白。”
“唉?”
“不过,我答应了。”
【miss】思念
“太鼓钟……我好想你……”
“小行,我才刚出门一分钟。”
【Memory】回忆
回想起学生时代嘛,懒洋洋的自己,和总是负责给自己背黑锅的太鼓钟?
就是每天给小行收拾各种烂摊子喽。
【secret】秘诀
“唉?你问我怎么追到小行的?”
“当然是帮他写作业带零食啊!”
“怎么抓住太鼓钟的?”
“我也不知道。”
【Lie】谎言
“他对我撒过最大的慌……”
“小行对我撒过的慌?”
“没有。”
“有过吗?”
【Date】约会
第一次约会,不动行光特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
“结果太鼓钟这家伙居然只是在吃东西?!”
【kiss】亲吻
每天都会有太鼓钟的早安吻,午安吻和晚安吻。
每天都会偷偷给小行多加一个凌晨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好了到这就完了~

【贞不动】say love for me

真的粮太少了啊!于是一向文笔渣产粮又慢又少的我挺身而出!(╥╯﹏╰╥)ง
老夫老妻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天是情人节啊……”不动行光抱着酒瓶子若有所思。
   话说他好像根本就没听过太鼓钟说过我喜欢你呢,我爱你之类的也没有过,当初就是他每天砸酒缠人然后自己就稀里糊涂地跟他走了,想起来……真是……好蠢啊……
    “呦西,决定了,今天一定要让太鼓钟跟我说出那几个字!”
    “说什么啊?”突然从背后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蓝脑袋这种惊吓也不怕把人直接吓死。
          “啊啊啊啊啊!没没什么啦!太鼓钟你吓死我了!”
          太鼓钟挠了挠头表示有点懵。
          “小行,你今天怎么了啊?”
          “没什么!哼!”这个白痴!
          “到底怎么了啊?”
          “都说没什么了!”
          “好吧……”
      唉?
           “小行,今天是情人节哦~”
           “嗯,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说什么?啊,今天的月亮真美!”
           ……呵……呵……
           “太鼓钟你这个大白痴!我……我……”
           太鼓钟可能是愣住了吧,看着眼前的人对着他大吼,脸上红的能滴出血来,在没有人能看到的角度,嘴角掀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我什么?小行,说下去。”
            “我……”我喜欢你啊!
            “I love you~”
             唉?唔……太鼓钟……是对自己……正式告白了?
             终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什么情况?小行你怎么哭了?!别,别哭啊!”
             “so,say it again。”
             “say love for me。”
             “小行,我爱你。”
              me too 。
             太鼓钟轻轻的拭去眼前的人的泪水,伸手一揽,顺势将他拥入怀中,低头,细细品尝那一抹芬芳。
             月光撒在少年身上,镀上一层银,华丽至极。
             “果然,还是华丽一点好啊~”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全篇无厘头无大纲瞎写,大佬们勿喷谢谢~⁽⁽ଘ( ˊᵕˋ )ଓ⁾⁾